• 魔界

    时间:2020-05-17 15:28:10

     浩瀚魔界,种族繁多,人类和妖族在这片土地上常年战乱,积怨颇深。

      而此刻人族与妖族的交壤之处,一队人类士兵正往都城运送俘虏。

      他们都手持利刃,腰佩长刀,背后长长的队列呈一字长蛇阵摆开,浩大的阵
    势当中,正运送着几辆马车。

      说是说马车,可实际上它们看上去更像是囚车,旁边士兵对裏面的人物严防
    死守,有些眼中还露出仇恨。

      但更多的……却是一种淫邪的目光。

      「将军说了,这次运送的蛇女,只要最漂亮的那一条送到都城就可以了,其
    她的,哪怕当我们的口粮都可以。」

      士兵们都在悄悄的说话,不少人肉棒都开始勃起。

      「咻咻咻!」

      但马上,尖锐的箭划破空间的声响,让他们这些久经沙场的人瞬间警醒,紧
    随其后的箭头刺入人体中的沈闷声音,更是让不少的士兵发出尖锐刺耳的吼声。

      「敌袭!!」

      他们警觉的够快,但箭头却更快!

      无数箭雨如雨点一般撒下,噗噗的刺入他们的身体,运送这队囚犯的,并不
    是军中的高手,仅仅第一波箭雨而已,他们居然便已经折损大半,而剩下的人,
    更是胆寒到肝胆俱裂。

      谁这麽大胆子,居然敢在国界内截杀军队?

      但马上他们便明白了截杀他们的是谁,箭雨过后,一对手臂上都纹着红色狼
    头的蒙面人提刀走了出来。

      「红狼帮!!」

      在场士兵脸上都露出绝望,红狼帮是盘踞在边界的一等一的悍匪,军队尖锐
    一但进入深山老林都奈他们不何,何况自己这些人?

      红狼帮衆人将军队残余人全清理干净后,便推着这些马车迅速离开。

      哪怕在那麽密集的箭雨中,这些马车居然都安然无恙,足以证明这些人对力
    道的掌控有多麽精準。

      红狼帮总部,一衆悍匪正在喜庆这次完美的截杀,几位当家正坐其中,眼神
    示意下,要手下喽喽去把马车裏的「货物」拿出来。

      一些喽喽走到五辆马车前,一打开车帘就开始惊呼:「蛇……蛇!!」「鱼
    ……鱼!!」

      两道不同的声音几乎同时想起。

      「什麽蛇,什麽鱼!不给老子讲清楚,老子今天就剥了你们的皮!」脾气最
    爲暴躁的三当家提起刀子怒吼到。

      一个喽喽吓得连滚带爬的滚了过来,脸上满是喜悦:「三当家的,不是蛇,
    也不是鱼,是蛇女和美人鱼!!」

      「什麽?」几位当家都同时站起,脸上露出的并不是喜悦,而是忧愁。

      「这可怎麽办,原本以爲运送的是银钱或者食物,没想到居然是几车女人,
    这个冬天,没有食物怎麽过?」

      二当家不由犯了难,女人可不能给他们解决食物问题,如果这个冬天没有吃
    的,给他们操再多的女人也是白搭。

      大当家也有些头疼,他们盘踞的地方,今年收成都不好,哪怕他们已经逼死
    了很多户人口去集粮,可也没有收集到多少粮食。

      脾气最爲暴躁的三当家怒不可遏的说道:「妈的,如果真是一车蛇啊鱼啊什
    麽的,老子就把她们当做冬天的口粮!」

      一语惊醒梦中人,大当家和二当家眼神居然同时一亮!

      「哈哈哈,老三,原来你也不笨嘛!」大当家拍了拍三当家的肩膀,看着他
    不明所以的神色,和二当家相视一笑后,心情极好的走向了马车。

      路上喽喽赶紧让开。

      他们一掀开车帘,便被裏面的景色摄掉魂。

      他们掀开的车子裏面,坐着两个女子,容貌都端庄秀丽,眼如春水,眉如柳
    叶,青丝被从车帘口的风吹气,慢慢飘扬着,如果不是她们的身下都长着一条蛇
    尾,大当家和二当家定会把她们当压寨夫人。

      尤其是她们那对巨大的乳房,长在纤细的蛇腰上,曲线之夸张,犹如高山与
    幽谷。

      车上的两条蛇女那对漂亮的大眼中都带着一丝害怕,紧紧抱在了一起。

      可她两马上就分别被大当家二当家扯了下来,他俩丝毫不懂怜香惜玉,一人
    扯着一条纤细洁白的手臂,任由她们的蛇尾重重从马车上砸在满是石子的路上。

      「啊!…」一条蛇女发出痛苦的叫声,但马上就被大当家杀人的目光吓的禁
    声,被他拉着往大殿走去。

      三当家见此不甘落后,急忙打开另一辆马车的车帘,随便抱了一个还过得去
    的下来。

      「嘿嘿,鱼!」三当家炫耀般的朝着喽喽的笑道,「你们看这奶子,多大啊
    !」

      美人鱼的乳房的确全是魔界中最大的种族之一,每条成年美人鱼的乳房,都
    堪比半个水缸,占据了身子一半的重量。

      三当家的手臂粗长,可抱着她的胸脯时,却完全被那对巨乳埋没。

      剩下马车中的美女们都被红狼帮那些有地位的悍匪霸占,不一会所有的人都
    开到了大厅集合。

      大当家仔细看着自己怀中的蛇女,越看越是喜欢,那细嫩洁白的皮肤,远不
    是他们掳过来的姑娘可比。

      而且蛇女身上还带着一股幽香,男人闻了,胯下的肉棒便会勃起的生疼。

      大当家被肉棒硌的生疼,也懒得说一些场面话了,对着底下的大伙命令道:
    「这次打劫,粮食没劫到,反倒劫了一车蛇女还有美人鱼,大伙也别干看着,都
    是出了力的兄弟,今晚想操就操,操的尽兴就好,万一把怀裏的妞操死了,尸体
    也别随便糟蹋,留下来当过冬的粮食。」

      这话一出,瞬间激发了在场衆匪的兇性,他们都是刀口舔血过日子的狠人,
    哪个人手裏没虐死几个女人?有些甚至骨子裏就喜欢残杀女性,如今既然老大都
    开了金口,不少悍匪就眼露兇光的看着怀裏的美女。

      她们越漂亮,他们就想糟蹋的越重。

      在场的十多条蛇女和美人鱼都开始挣扎起来,想反抗自己接下来的可怕命运
    ,但哪裏斗得过这些悍匪?没多久所有的她们就都被数个男人压在身下,浑身肉
    穴都塞的满满当当。

      「嘿嘿。」大当家看着怀裏的蛇女,「别害怕,你是我看中的,如果你乖乖
    听话,我可以饶你不死。」

      可让他觉得奇怪的是,怀中的蛇女非但不害怕,反而伸了一个慵懒的懒腰:
    「没必要这样忽悠我,反正最后我还是会死,不是吗?」

      大当家被噎了满满当当,他刚想呵斥面前这条蛇女,却发现她已经解开了自
    己身上穿着的一件轻纱,露出裏面虽然比不上美人鱼,却同样硕大如人头般的乳
    房。

      大当家喉头滚了滚,突然有些不明白这条蛇女的想法了。

      只见她解开薄纱后,就捋了捋自己额头上的秀发,俯身主动给大当家口交起
    来。

      她的嘴巴比一般的女人要凉些,可喉咙却要紧凑的多,被她含着,大当家有
    种自己的肉棒只要一被吸到喉咙裏,就再也拔不出来的错觉。

      那种巨大吸力,加上蛇女居然还能控制自己喉咙嫩肉进行快速的蠕动,让大
    当家才进入她喉咙不到三分锺,就彻底缴械投降。

      「草!怎麽会这麽爽……」大当家低声嘶吼着,看着自己胯下这条哪怕自己
    射精都不让肉棒离开她喉咙的蛇女,干脆继续用射精后有些疲软的肉棒在她嘴裏
    随便操着。

      不一会他的肉棒又被蛇女重新吸的梆硬,可这次他却急忙抽了出来,不敢在
    她喉咙裏继续呆了。

      「怎麽了?是人家喉咙不舒服麽?」这条蛇女抹了抹自己嘴角的一丝精液,
    然后用舌头舔着这只沾了精液的手指。

      「你怎麽和其她蛇女不一样?」大当家喘着粗气问道。

      蛇女的身体直接缠着上去,她的身体很轻,可以轻易缠绕在大当家魁梧的身
    体上,然后把嘴巴凑近大当家的耳边:「她们只是一开始被你说的吓到了罢了,
    蛇性本淫,她们这群浪蹄子待会只要被男人压在身下一操,说不定就比我还浪呢
    。」

      大当家将信将疑的看着她,虽然听说过不少魔界中女性浪蕩的传闻,但毕竟
    没有亲眼见过,所以他也不知蛇女所说是真是假。

      「你叫什麽名字?」大当家疑惑的问道。

      「你可以叫我白芷。」

      「嗯,刚体验了一下你的嘴巴,很厉害,接下来你用下面服侍我吧。」

      「前面还是后面?」白芷问道。

      「先前面吧,待会如果又硬了的话,就用你后面。」

      白芷一听,缠在他身上的蛇躯突然就出现一个弓起,然后一个带着肉穴的地
    方,就恰好对準了大当家起码有二十多厘米长的肉棒。

      蛇女的肉穴都是无毛嫩穴,顔色比人类女子要浅,阴唇却比她们更厚,看上
    去那个肉缝白嫩嫩肉嘟嘟,一淌骚水就给人种发自灵魂的嫩意,如早春刚诞生的
    叶子,仿佛一掐就能掐出水。

      她的阴唇刚触碰到大当家的肉棒,那股极嫩极滑的感觉就让大当家爽的直吸
    凉气。

      在她的阴道口开始吞咽他的龟头时,一股滚烫的感觉瞬间袭上大当家的心头
    ,那嫩肉居然如她的喉咙一般会吸,刚刚吞咽完龟头,巨大的吸力就带着大当家
    的肉棒快速往白芷阴道裏钻,没多久大当家就感觉自己的肉棒进入一个又热又滑
    又嫩的肉壶。

      「别……别动……」在蛇女打算挺动自己的蛇躯时,大当家突然出声阻止。

      「怎麽了,快射了?」白芷低声问道。

      大当家没法回答他,这次他居然比操她喉咙那次还更加不堪,刚刚进入整条
    肉棒而已,一股强烈的射精感就被那常人难以想象的嫩穴带进他的脑海。

      白芷依言没有再动,大当家也足足缓了数分锺才重新开始抽动自己的肉棒。

      他只敢慢慢的抽插,细细体会蛇女淫穴内那难言的快感,生怕自己一快,下
    一秒就会忍不住射精。

      白芷被他一插,也抱着他的脖子嗯嗯啊啊的叫了起来。

      但马上,他们旁边就发出了一个惊呼。

      「卧槽!大哥二哥,你们看……这条鱼的奶子……」

      大当家和二当家同时停下了怀裏的动作,看向老三那边。

      老三居然这个时候才脱下怀中人鱼的薄薄衣服,她那对半个水缸大小的乳房
    上面,乳头有一个两指宽的裂缝,还在滴着乳汁。

      白芷把妩媚的脑袋凑过去:「我虽然生活在魔界,可也是第一次见到美人鱼
    ,传闻中,她们的乳房可当做性器,而且时时都在泌乳,以前我不信,你说女人
    那麽小的乳孔,怎麽就能被你们男的操?可没想到传闻居然是真的。」

      大当家没有回话,而是贪婪的看着美人鱼硕大无比的乳房。

      那白似雪,大如缸,乳汁香甜诱人,乳头骚穴红嫩无比的乳房。

      老三轻易的就将自己的两指插入了人鱼的乳头中间,然后狠狠一撕,指头中
    间就出现了一个红嫩的腔洞。

      人鱼乳房裏的嫩肉,丝毫不亚于阴道,论褶皱肉芽,居然比人类女子还要多
    些,裏面蓄满的乳汁随着乳头被人强行打开,开始淅沥沥的落着。

      「还真能操!」

      老三的肉棒是三兄弟中最大的,足足二十多厘米,龟头也如鹅蛋般大小,他
    那硕大的龟头刚碰到人鱼的乳头,这乳头居然就如鱼嘴一般窸窸窣窣的慢慢含着
    它,然后把它往裏吞。

      老三性子急,也懒得去体会被人鱼乳房慢慢吞下去是什麽感觉,抱着这个巨
    乳就是用力一插。

      乳房裏的乳汁被这麽一插,瞬间就飙出一大股。

      他的肉棒虽然大,可对于人鱼乳房来说却可以轻易承受,而且不失紧凑柔软
    ,乳房的腔肉是人鱼身上最软最嫩的部位,加上乳汁打在龟头上温热的感觉,寻
    常男人根本在裏面抽插不过两分锺,可老三这头笨牛却可以坚持。

      大当家看老三操那个巨乳看的心痒,乳房如波浪一般被老三操的哗哗作响,
    他抱住的乳肉不断摇晃,裏面的乳汁都在颤。

      大当家干脆不忍受肉棒上夺命的快感了,死命在白芷身上插了起来,结果也
    不出他所料,白芷的淫穴足以让他坚持不过两分锺,就爽的狠狠一挺,在她的骚
    穴中射精了。

      大当家舒爽无比的抽出肉棒,去了自己房间一趟,也不知道干了什麽,当他
    在出来时,肉棒又硬的不像话。

      「吃药了?」白芷笑道,「要不要试下人家的菊穴?」

      「等会再试。」大当家低声吼道,走到了被老三操的嗯嗯啊啊叫着的美人鱼
    面前,然后肉棒抵住了另一个空閑着的乳头。

      肉棒一碰到乳头,那如女人阴唇般的裂缝就开始一开一合,乳房裏也传来一
    股吸力。

      「噗嗤……」

      才过两秒而已,大当家自己还没干什麽,肉棒就被滑腻的乳房吸进去了大半


      乳房裏的腔道论紧凑,其实比不过白芷的口腔和阴道,可它胜在一个嫩和软
    ,外加温热的乳汁不断打在龟头上的快感。

      「怎麽你们魔界的骚穴都这麽极品,我都想去魔界天天操穴了。」大当家感
    觉如果不是自己吃了药,估计也如同之前一般,在这个乳穴裏坚持不了多久。

      「不然爲什麽每次打仗,你们人类权贵总要俘虏一批魔界中女子回来呢?」
    白芷浅笑道。

      手下喽喽看着大当家和三当家操乳房操的爽,那种另类的快感让他们纷纷找
    上了美人鱼,肉棒都开始往她们的乳房裏捅。

      可美人鱼就那麽几条,人又衆多,哪怕她们的每个乳孔裏都起码塞了两条肉
    棒,也是僧多肉少。

      二当家眼尖,看到叫的最凄厉的那条美人鱼,每个乳房居然都塞了四条大肉
    棒,她的乳房虽然是所有人鱼中最大的,已经堪比水缸了,可乳头也无法容纳下
    这麽多肉棒啊,不一会就被插出了一条裂口,鲜血和乳汁瞬间就一并飚出。

      这条美人鱼被乳房上传来的疼痛弄得整条身躯都在扭动,鱼尾「啪啪啪」打
    着地闆,双手不住乱抓。

      她想把操她乳房的那些人推开,可乳房却太大了,哪怕她手全部伸直,也碰
    不到操她乳房的那些男人。

      「哈哈哈!」悍匪们被她这个样子弄得都大笑起来,看着眼前流血的乳头非
    但不停止,反而更加卖力的操了起来,站在一边没有地方操的人,有的甚至尝试
    着把她乳房上的伤口撕开好让洞口扩大,然后容纳更多的肉棒。

      在悍匪们一起的努力下,她乳房上之前被撑开的裂口越来越大,然后「啪」
    的一声,整个乳头都裂成了两瓣。

      这条美人鱼的叫痛瞬间传遍了整个大厅,却没有人会怜惜她,马上又有五六
    条肉棒着急的递了上来,想从新裂开的伤口插入。

      大当家胯下的美人鱼一看到同类受到这样的淫虐,眼神中露出一抹害怕,不
    由更加努力的控制着自己的双乳吸着插入裏面的两根肉棒,希望自己可以躲过那
    麽恐怖的淫虐。

      老三被吸的极爽,他的性功能一向极强,普通女人第一次被他操弄,不是被
    活生生操死,就是操到中途被操晕,然后数天无法下床,可面前人鱼的乳房却可
    以完全承受住他的攻势,让老三喜出望外。

      他们两尽情操着乳穴,直到把她的乳头都揉捏的有些红肿了才射精。

      白芷一看到大当家射精了,就直接游了过来,然后缠在他的身上。

      「什麽时候操我菊花呀?」白芷眯着眼笑问道。

      「你不怕?」大当家的眼睛瞄了瞄场上最可怜的那条人鱼,意味不言而喻。

      「怕什麽。」白芷满不在乎道,「我们魔界可比你们人类世界残酷多了,血
    腥味重的很,你别看在场的蛇女美人鱼装的那麽害怕,其实心裏巴不得你们虐别
    人虐惨一点,个别更骚的,知道自己难逃一死的,还会主动配合你们虐,在生命
    的最后时段体验下那独特的被虐杀感。」

      「哦?你们魔界那麽乱?」大当家低头看着又主动帮他口交起来的白芷,随
    意的问道。

      「我们可不像你们吃熟食,捉到猎物后都是生吃,你想想我们见过多少血腥
    ?我的姐妹被鹰女抓到后,都是被她们一点点的活生生啄死,我亲眼所见的就有
    七条姐妹这样死在我的面前,我们魔界的女人,还会怕血腥?都是装的。」白芷
    擡头对着大当家抛了个媚眼道,然后继续低头用她那紧凑无比的喉咙吞着肉棒。

      大当家抱着她的脑袋快速抽动,因爲吃了药,所以这次不像上次那般不堪,
    坚持了许久还不见射。

      他插了一会喉咙后,就把白芷抱起,坚硬的肉棒直接插入了她的菊穴。

      她的菊花比其它任何一个肉穴都有紧,嘞的大当家觉得自己的肉棒都快断了
    ,每次抽插都很是艰难。

      不过裏面的褶皱到时没有她的阴道喉咙多,让大当家不至于过快就射精。

      大当家有些艰难的抽插着这过于紧窄的肉穴:「你告诉我这些,不怕厅裏的
    其她蛇女美人鱼对你心生怨恨?」

      「恨什麽,说不定还会感激我呢,不用装的那麽厉害,和我一样好好享受不
    行吗?」白芷的蛇躯缠在他的腰间,敏感的菊穴被大当家抱着操,让她忍不住嗯
    嗯啊啊的叫道。

      大当家随意望去,就发现之前还在叫惨的人鱼果然不再那麽卖力的叫了,她
    的乳房被撕的比之前还要狠,从乳头裂开的大口子,几乎蔓延到了她一半的乳房


      这条巨大的裂缝中,已经塞满了男人的肉棒,大当家随意一扫,就看到有两
    排男人以各种奇怪的姿势插着这对可以说烂掉的巨乳,每个乳房都起码有超过十
    条肉棒在插着伤口。

      乳房裏的乳汁已经不知道该从哪裏淌出来了,干脆就在巨大的伤口上形成了
    一条粉红色的瀑布淌在地上。

      之所以是粉红色,是因爲它是由白色的乳汁和红色的血液混合而成,乳汁淅
    沥沥的流着,偶尔就会带着一些裏面已经被插烂的碎肉一起掉下来。

      那些肉有白色的,有黄色的,也有红色的,让大当家很是疑惑。

      「怎麽你们女的乳房,看上去五顔六色的?」

      被爆操着菊花的白芷,捋了捋额头上被操的有些淩乱的碎发,然后笑到:「
    我曾经抓到过一个兔女,专门用刀子解剖过她的乳房,女人的这裏有很多成分,
    黄色的是脂肪,白色的是乳腺,红色的是嫩肉…这条人鱼连白色乳腺的都被男人
    操了出来,看来已经有肉棒深入到她的最裏面了。」

      「活着解剖的?」大当家听了白芷的解释后,问出了自己一个最关心的问题


      「当然,和你说过了魔界很残酷,我们都习惯生吃,把她两个乳房都剖完后
    ,我才把她吃了。」

      「那她呢?疼不疼?」

      「当然疼,在我用手指好奇的一条条扯着她乳腺的时候,她都晕过去好几次
    ,想反抗又反抗不了,只能被我缠着慢慢的把她两个乳房都一点点的扯碎。」

      白芷的蛇腰缠在大当家身上,嘴裏吐气如兰,一边感受着自己菊花裏的快感
    ,一边把脑袋递送到大当家脸庞旁边慢慢磨着。

      她耳朵上带着一个白色的耳环,磨得大当家有些痒。

      「你想那样对我麽……把我的乳房一点点的撕烂,好好看下女人的乳房……
    裏面到底是个怎样的贱样。」

      大当家一听到这句话,整个人突然就变得兴奋莫名起来。

      白芷只感觉身上的男人在快速挺动着,没多久她的肠子就感觉一热,被满满
    的精液灌入了。

      大当家忽然抽出肉棒,满眼通红的看着不远处的美人鱼。

      她那已经裂开的乳头,被两个人分别撕着,一上一下的用力拉扯,露出乳房
    上巨大裂口裏面的肉。

      乳头下面的皮肤都已经被这两人拉的有些离开得了乳房,之前抽插她乳房的
    十多个男人都已经在她的乳肉裏射了精,如今都饶有兴趣的看着乳房裏的景象。

      带着乳头被撕开的那块皮肤下面,本该是一层洁白的絮状物,如今却被衆人
    肉棒操出的鲜血染红,让它们看上去有些像沾了血的卫生棉。

      有些人已经不是第一次看女人乳房内部的景象了,他们下山烧杀劫掠时,偷
    偷杀过不少良家女子,所以知道这层絮状物下面是什麽。

      他们有些人拿出了短刀,开始慢慢刮着这层絮状物。

      「嘿嘿,你们可看好了,这层一被刮开,那就是一粒粒的黄色颗粒,老子也
    叫不出名字,反正很软就是了,捏破之后,有些还会出油。」

      大当家知道这个土匪口中的黄色颗粒,就是刚才白芷给他解释的脂肪,可他
    也懒得管这些学名,只想看看事实真的如这个悍匪所说,刮掉这层白的,就是一
    层黄的。

      那个土匪拿刀轻轻的刮着,如果有乳皮碍事,他就干脆连乳皮也一起刮了。

      如果这条美人鱼如水缸大小的乳房,每一寸被被男人这样慢慢刮慢慢剥的话
    ,那带给她的痛苦就已经不亚于淩迟了。

      她一直在剧烈的挣扎,嘴裏本该发出的甜美浪叫,如今早就带上了令人心碎
    的哭腔,可这裏没人会可怜她,有人嫌她鱼尾拍击地面的声音烦,就拿出粗长的
    铁钉把她的整个尾部都死死订在地上。

      她的手也有男人摁着,用龟头在她光滑细腻的皮肤上摩擦着,让她硬生生承
    受乳房上的刀刮。

      不一会,她那巨大乳房上的乳皮,就被男人用刀割下几乎锅底那麽大的薄薄
    一块,露出下面白色的絮状物。

      这过程伤口有血流出,就有男人拿了一块髒兮兮的抹布过来,把血擦掉后,
    好奇的看着之前说话的男人下刀子。

      他继续刮着美人鱼皮肤下面的那层白絮,才轻轻刮了两下,就有一层指甲大
    小的黄色颗粒从已经被刮掉白絮的地方冒了出来。

      「还真是……」大当家看着那层黄色颗粒,本能的觉得它很软,毕竟只要一
    露出头来,就软踏踏的趴在美人鱼的伤口上。

      「美人鱼的乳房之所以那麽软那麽嫩,和这些脂肪颗粒有很的关系,女人的
    乳房,可是大部分都由它们组成。」

      大当家喘着粗气看着白芷比他脑袋还大的乳球,咽了咽口水:「可惜你的乳
    孔太小,不能给男人操。」

      「谁说的?」白芷笑了笑,俯身从地上捡起一颗尖锐的石子。

      这颗石子前端只有针细,后面却越来越粗,最后面几乎有人的两指粗。

      白芷把最尖锐的那段对着自己细腻的乳头:「没有孔,钻一个出来不就是?


      「你!」大当家不可置信的看着已经拿着石子钻着自己乳头的白芷,真的有
    些不明白这女的到底在想什麽。

      白芷明显很痛,那石子尖锐的一端已经刺破了她的乳头,埋了进去。

      可她的乳头实在太小,只比人类女子大上那麽一点点,石子的中段部位就已
    经比她的整粒乳头还要粗了,白芷死命的拿着石子钻着孔,可到了裏就在也钻不
    进去了。

      她拿着石子的手上,满是从乳头裏流出的血迹,浑身止不住的颤抖。

      「帮帮我……」她的声音带上了哭腔,却用带血的手牵住了大当家的手,然
    后让他粗大的手掌握住了石子,「帮我……把它钻进去…」

      大当家狞笑一声:「那可有你好受的。」

      他接过石子就开始快速的旋转着,石子锋利的边缘不断刮着已经开始破烂的
    乳头中间,他的力气如此之大,没多久这颗石子就再度深入几厘米,两人都听到
    了一声轻微的「泼」的一声,然后白芷的这粒小小乳头就如之前的美人鱼一样,
    直接裂成了两瓣。

      大当家还想用力继续钻,却被白芷伸手阻止了。

      「怎麽,怕疼?」大当家眼裏露出戏谑的笑。

      「不……不要用钻的了……用撕的……」白芷额头上疼的不断冒汗,却依旧
    带着股坚定说到。

      「草!」大当家忍不住嘴裏冒出粗口,「刷」的一下拔出石子,带出一大股
    血箭,然后两手就分别捏住已经裂开的乳头,用力一撕。

      「撕拉……」

      只听到一声脆响,白芷的乳头处就被大当家用力的慢慢撕着。

      缠在大当家身上的白芷心髒跳动的很快,可她却根本不喊疼,只是把头埋在
    大当家的耳边急促的喘着粗气。

      爲了方便大当家撕扯,她还努力配合着把乳房擡得更高。

      没多久白芷的乳房就被他撕开了一个足以容纳肉棒插入的大洞,按照白芷之
    前所说,这个伤口连脂肪层都被撕烂了,露出下面隐藏着的白色腺体。

      白芷将两根手指伸进去探了探,有些满足的歎了口气道:「烂的很深了啊…
    …还好我乳房大,你插进来的话,应该还会很爽…」

      大当家没有理会她,拿出了她的两根手指后,肉棒就用力一捅。

      可他才捅进半根肉棒而已,就感觉仿佛已经捅到了尽头。

      他不由有些疑惑的看了看白芷的巨乳,按理说这麽大的乳房,哪怕把他的整
    根肉棒吞下都不是什麽难事,怎麽会才进去一半,就遇到了这麽大的阻碍?

      白芷虽然满头都是细腻的汗珠,可依旧白了他一眼:「傻瓜,你只是撕烂我
    乳头的前面一部分,后面的肉还是好的啊,你要想全部插进去,要麽拿刀捅出一
    个口子,要麽自己用肉棒捅出一个口子。」

      白芷温柔的用手揉着自己被插入的那个乳房,轻声说道:「女孩子的乳房啊
    ……又软,又嫩,当年我剖开那个兔女的乳房的时候就明白了这一点,哪怕不用
    刀子,恐怕都能把它弄得稀巴烂,你就不想试试吗?」

      大当家嗤笑一声:「哪怕你不说,我也不会选择用刀子。

      他刚说完这句话,就开始抱着白芷的乳房大开大合起来。

      每次抽出,他那带血的肉棒就会猛的抽到只剩一个龟头在乳穴之中,而每次
    插入,他的手就会死死抱着乳球拼命往自己肉棒上靠,同时自己的肉棒如离弦之
    箭一般,狠狠插入她那满血的乳洞。

      两者共同作用下,白芷只感觉自己的乳房裏每一寸伤口都被肉棒狠狠的剐着
    ,没一寸嫩肉都在被撕裂。

      女人的乳房的确过于柔软和脆弱,那被人用刀子剐着的美人鱼,两个乳房的
    乳皮还真的被人全部剥掉了,上面剩余不多的白絮,还在被一些人饶有兴緻的用
    小刀刮着,而更多人则围在那对已经被剥了皮,大如水缸的乳房旁边,用手撕扯
    着上面的脂肪颗粒。

      脂肪颗粒那麽软那麽柔那麽滑,悍匪的手掌握住它们,哪怕指尖已经刺穿了
    它们,可也很难提的太高,只能在提到一半时就任由它们从掌心滑落。

      那些被手指刺破的地方,开始流出脂肪裏储存的油脂。

      」怎麽这麽多油?「有匪徒们这样玩了一会,就诧异的看着自己满是油腻的
    双手。

      」我靠,这黄色的东西裏面,不会能熬出鱼油来吧。「有匪徒如发现新天地
    一般说道,在这条美人鱼极其痛苦和惊恐的目光中,一些好事的匪徒已经拿来了
    一口大锅,下面开始生火。

      」这麽大的奶子,要不割点下去试试?「有人提议道。

      马上就有匪徒开始在人鱼乳房上动刀子了,手难以提起的脂肪颗粒,用刀子
    割却是一刀一大块,他们每割巴掌大小的一块黄色的肉,身下的美人鱼都会擡头
    发出一句句凄厉的惨叫声。

      她那水缸大小的乳房,如今居然成爲了男人手中最好玩的玩具,一个人刚割
    完一块扔下锅裏,马上就有另一个人接过刀子继续割。

      她的左乳马上就被人割小了一半,悍匪们越动刀子,就感觉下面一些密密麻
    麻的腺体越多,直到最后一块脂肪颗粒被他们割完后,这条美人鱼的左乳就只剩
    一些红白相间的腺体了。

      他们擡过来的大锅裏,满是从可怜人鱼乳房上割下的肉块,黄黄的堆在一起
    被火烤着。

      最后结果而且果然如他们所料,裏面熬出了油,而且分量很多。

      大当家一边兇狠操着白芷的乳房,一边看着美人鱼左乳上的腺体:」那就是
    女人乳房最深处的样子?「

      」是……是的……这些腺体……才是女人分泌乳汁的根本……「白芷疼的一
    只在发颤,在大当家这麽用力的操干下,她的乳房裏面早就被凿开了,很多乳腺
    都硬生生的被肉棒撞断了,无奈的让开了一条腔道。

      白芷哪怕再疼,都用双手握住自己的伤乳揉捏着,一边是给裏面的肉棒按摩
    ,一边也是让自己的伤口和肉棒贴的更紧。

      这样明明会给她带去更大的痛苦,可她却依旧选择这样做。

      」怪不得我操进你乳肉最深处的时候,感觉肉棒如进入一个麦堆裏似的,肉
    不像肉,反倒似一根根长在乳房裏面的嫩麦杆。「

      大当家舒服的享受着白芷的服务,一边继续看着美人鱼身上,依旧有男人用
    指甲掐住那些红白色腺体后,开始一簇簇拔着。

      那些腺体都富有一些弹性,男人往往要扯一段才能把拉长的它们扯断。

      美人鱼已经疼的没有力气挣扎了,只能躺在地上哭。

      」这对她太残忍了,我问过那个兔女被扯这裏什麽感受,她说仿佛心髒都要
    被扯出来一般,难受的紧。「白芷看着这幕也不由歎了口气,知道自己一开始还
    是小瞧了这群悍匪的兇残程度。

      大当家懒得理会身上这条蛇女会怎麽想,操了这麽久,他也有些饿了,加上
    寨子裏前段时间没弄到什麽食物,嘴裏馋的很,如今一看那美人鱼被弄成这样,
    估计也活不了太久,干脆就叫来一个面容比较老实的匪徒。

      这个人也算不上是匪徒,是他从一个饭馆裏掳来专门做菜的,的确烧的一手
    好菜。

      」去,把那条美人鱼给我弄了。「大当家一边继续操着白芷带血的乳球,一
    边随意吩咐道。

      」是……「这个厨子诚惶诚恐的躬身说道。

      他在这裏,也暗地裏被不少匪徒强迫过料理女人,所以心中虽然不愿意,却
    也只能迫于形势。

      他走到两个硕大乳房都被人弄烂的美人鱼前边,哪怕见惯了这裏一衆匪徒的
    兇残程度,却也依旧有些震惊。

      美人鱼乳房上的皮肤被他们剐了下来,有很多都是被剥成巴掌大小,如一块
    块白饼般,被他们玩腻后就随手扔到了地上。

      因爲美人鱼乳房天然会泌乳,所以乳房破烂无比,所以两个巨大乳球裏面蓄
    满的乳汁都流到了地上,在坑洼的地上形成了一个个乳池。

      因爲伤口淌血,所以这些池子不仅带着乳香味,同时还有一股更能激起匪徒
    的血腥味,那些巴掌大薄薄的白嫩乳皮漂浮在一个个已经有好几厘米高的乳池和
    血池上面,供衆人踩踏。

      而他们面前还有一口大锅,裏面熬的全是从美人鱼巨大如水缸大小的乳肉中
    挖下来,裏面富含油脂的脂肪颗粒,早就堆满了这口大锅,裏面从肉裏熬出的一
    些金黄色的油,又炸着裏面深黄色的肉,怪不得让大当家看得直流口水。

      而那对割的连腺体都暴露出来的乳房,因爲泌乳的腺体已经暴露在外面,所
    以衆匪可以很清楚的看到女人的乳汁分泌的情况,美人鱼的乳腺硕大,最大处可
    以容纳成人的手指,白色的腺体分泌出的一滴滴乳汁从肉壁渗出,本应该被腺体
    蓄着,可因爲不少乳腺都已经匪徒用手指硬生生扯烂了,所以这些乳汁一从破烂
    的巨乳上流出来,就在这对烂乳上四处淌着。

      乳汁和血液一混合,就成爲了诱人的粉色。

      那对巨乳,已经形成如被人从中剖开成两瓣的半边西瓜,然后被人用勺子在
    中间随意挖着。到处都是坑洼的不规则孔洞。

      几个匪徒见状,都已经扑了上去,在坑洼的半边乳肉中找出乳腺,然后用嘴
    巴含住几颗硕大的腺体用力吸着,只要它们一分泌乳汁,就会被他们吸入嘴裏。

      」几位……大当家让我来料理这条人鱼。「厨师诚惶诚恐的说到,让这几个
    虽然不愿意,却还是得挪开位置。

      他们瞪了一眼厨师,直接把嘴裏含着的乳腺一口咬下,然后才让开。

      美人鱼疼的想打滚,而且听说自己要被料理的她,眼神中也露出恐惧。

      」不……不要…「她疯狂摇着脑袋,却被厨师固定住了手脚,因爲鱼尾早就
    被订牢的缘故,所以很方便厨师下刀。

      」等等,你带的盐在哪裏?「有匪徒嘿嘿笑问到。

      」在这个桶子裏,怎麽了?「

      这个匪徒走到桶子旁边,抓了一把盐,然后蹲下看着美人鱼左边那个被割的
    仅剩半边的坑洼乳肉,一把盐就这样慢慢的撒了上去。

      那些被挖的连腺体都露出来的坑洼处,更是这个匪徒撒盐撒的最多的地方。

      伤口碰盐,哪怕是寻常处疼痛都难以忍受,更别说是女人这麽娇弱的地方。

      被固定在地上的美人鱼疼的开始剧烈挣扎起来,挣扎之剧烈,连绑着绳子的
    手臂都磨得出血。

      」嘿嘿……「匪徒一边洒着,一边残忍笑看美人鱼剧烈挣扎和因爲疼痛而扭
    曲的面庞,在手裏的盐洒完后,他干脆又将满是盐巴的手,在美人鱼乳房上可怕
    的伤口处用力搓着。

      那巨大乳房哪怕已经被他们玩的残破,可被挖出的断口处依旧比一个人的脸
    还要大上几圈,匪徒的手盖上去,只能揉搓它的一小部分。

      他随意抓住一把腺体,手如抓面粉般用力的揉着,人鱼的乳房那麽软,一抓
    就是一把软肉,然后用力一捏,就是一大把的乳汁和血水。

      美人鱼那巨大的乳房,原本是男人的天堂,能让几乎任何男的爽的不能自已
    ,可如今却成爲了自己的地狱,供男人残虐。

      匪徒用力的抓着,美人鱼这麽大的乳房,可以供他随意玩弄,如果手中这块
    烂肉被捏的没什麽乳汁或者血液了,他换块烂肉继续捏便是。

      不一会,美人鱼的身下,便全是被他捏出来的乳汁,血水,还有泛着白沫的
    淫水。

      」操,这样虐她,她的逼裏还在流水?「有男人忍不住了,哪怕今晚已经在
    美人鱼身上都发洩了好几次,可依旧挺着只能半硬的鸡巴上去,然后塞进美人鱼
    鱼尾上的骚逼插了起来。

      残虐着美人鱼胸部的匪徒笑着对厨师道:」这样进盐的才快些,「

      厨师看着被束缚住的这条美人鱼哭的梨花带雨的样子,很想一刀给她一个痛
    快,可却不敢,因爲他还想活命,只能按这些土匪的兴趣来做事,慢慢把美人鱼
    虐杀掉。

      」大人,你吩咐别带油过来,但这样烤的肉就不好吃了。「厨师有些苦恼的
    看着大当家。

      大当家此刻正用手指分开白芷的嘴巴,看着她裏面的构造:」我怎麽说你舔
    的我那麽爽,原来舌头居然是分叉的,比人类女子软的多,而且也灵活的多。「

      白芷嘴巴被大当家用两根手指上下撑开,嘴裏只能发出一些含糊的声音,但
    她接下的动作表明了她想说的到底是什麽。

      她的舌头,居然如她的蛇尾一般,将几乎深入她喉咙裏的中指缓缓缠绕住,
    然后那分叉的舌头贴在他的中指指尖处,一股柔软温热的感觉,就顺着大当家的
    手指传进了他的心窝。

      大当家还没惊歎完蛇女这舌头居然可以如此淫蕩的时候,白芷的手头便如女
    人的手掌握住了男人的肉棒般,开始在大当家的中指处用力耸动起来。

      大当家只觉得这条淫蕩的舌头,正在帮自己的中指自慰,而那舌头顶端的分
    叉,开始在他的指尖快速怕打起来。

      大当家终于明白自己每次插入白芷嘴裏时,那马眼处无比强烈的快感是怎麽
    来的了,这个分叉处的尖端在吮吸自己肉棒时,都会进入自己的马眼进行拍打。

      这还没完,白芷伸出自己的手握住大当家的手,示意他可以伸的更深入一点


      大当家的中指马上就进了白芷的喉咙,白芷用力的吸着,几乎要把他整个手
    掌都吸进自己的喉咙裏,马上就将大当家的整个中指都吸进了自己的喉咙眼。

      大当家不由更诧异的发现,白芷的舌头居然也跟着自己的中指一同进入了自
    己的嗓子,依旧缠绕着它不放。

      喉咙裏的软肉,加上舌头的攻势,难怪自己的射的那麽快那麽不堪。

      」唔……「白芷看着大当家得意一笑,那清秀的面容让大当家都有一瞬的失
    神。

      但马上厨师的声音就在他耳边响起,他抽出自己深埋在白芷喉咙裏的手指,
    不耐烦的挥了挥:」没看到锅裏熬了那麽多油吗?就用它们。「

      厨师眼皮跳了跳,看着锅裏用美人鱼乳房熬出来的一锅热油,那股香味让他
    都忍不住想尝一尝用它做出的菜,到底是股怎样的美妙滋味。

      更让人心动的是,这股香味之中,居然还参杂着一些淡淡乳香。

      厨师提起刀子,走到美人鱼旁边,对準了她那一对纤细的手臂,在美人鱼拼
    命摇头的神态中,剁了下去。

      美人鱼的手臂上,带着一些细细的鱼鳞,刮掉后就是一些红色的肉。

      这些红色的肉味道并不好,所以厨师把它们剃掉,扔到一旁。

      可那些小喽喽却看得上它们,专门守在厨师旁边,只要看到他不要的肉,就
    能引发它们的哄抢。

      厨师细心的料理着美人鱼的两条手臂,不一会这对纤细手臂上面,就只剩一
    些白花花的嫩肉了,他用乳油把它们涂了一层,然后撒上调料,放在火上烤着,
    没多久就将它们烤的喷香四溢。

      厨师把两条烤好的手臂分别交给大当家和二当家,然后低声下气的问三当家
    想吃什麽。

      」她的奶子!「三当家又重新抓了一条蛇女过来操,鼻子裏吐着粗气道。

      」大人……女人的乳房裏没多少真正的肉,不怎麽好吃……「厨师有些惶恐
    的说道。

      」那我能怎麽办,你要不把她的尾巴给我烤了?「

      厨师眼睛一转:」大人,我曾有幸去过小岛,上面的菜系和我们这有很大的
    不同,我记得上面有道菜叫鱼干,就是把鱼类的肉一片片的割下,然后风干,不
    需要熬煮味道就极好,大人要不要试试?「

      三当家眼睛一瞪:」风你妈的干,老子等你把肉风干了,猴年马月才能吃的
    上?「

      厨师急忙陪笑:」不需要风干,这裏不是有火麽,我就琢磨着能不能把肉烤
    干一片给大人尝尝,如果味道好,就照这个法子做,如果不好的话,我就给大人
    烤鱼尾去。「

      三当家这才消了怒气,他狠狠把自己的阳具往身下蛇女的骚穴裏一捅,他操
    女人的力气之大,连淫水都被操的溅到了厨师脸上。

      厨师也不敢抹,静静听着三当家的吩咐。

      」就按你说的办吧。「

      」好嘞……「

      厨师重新走到已经卸掉双臂的美人鱼旁边,她的身体底下满是五顔六色的液
    体,红的白的,乳汁淫水肉块血液,还有乳腺被玩烂后掉到地上,然后被来来往
    往的人踩的发黑。

      」他变了。「白芷看着厨师,一条蛇躯重新缠到了大当家身上。

      她的尾巴在腰部是最粗的,越往下越纤细,在她最后缠到大当家时,那纤细
    的尾尖从他脖子处垂下,就已经只有人手指粗细了。

      大当家捏住垂在他胸口处的尾尖,冷笑道:」不变能怎样?每次别人吃肉,
    他就只能蹲在一旁吃菜叶,明明是个厨师,每次割下的肉都被别人抢,自己一份
    都不能留,这种日子,变是迟早的事,这个匪窝裏可不是装善人的地方。「

      」原来如此,估计是刚才处理人鱼手臂的事又触动他了吧,味道不怎麽好的
    肉,明明从自己手中出去的,却没有自己的一份。「

      」嘿嘿,他被抓上来五个月,经过他手上形形色色的肉起码也有几百上千斤
    了吧,在我的吩咐下,他可是一块肉丁都没有尝到,每天吃的,和猪食无异。「

      白芷看着蹲下去,慢慢摸着美人鱼尾巴的厨师,明显看到了他眼裏的挣扎之
    色,但马上就变得出现了一丝很辣。

      他突然抽出刀子,就在人鱼那满是鱼鳞的尾部剐了起来。

      」不……不!!!「美人鱼连被砍断手臂都没有叫的如此凄厉,却在被剐鱼
    鳞的一刻,瞬间擡头惨叫起来。

      她的双手已断,所以上半身的固定是失去的大半,整个头颅加躯体就如蚯蚓
    般剧烈的蠕动起来,企图脱离鱼鳞被剐的痛苦。

      那绝美的面容已经彻底扭曲了,眼睛紧闭着,泪水开始疯狂滑落。

      但厨师这次手上丝毫不停,他用力的剐着,因爲美人鱼正面朝前上,所以那
    块骚穴也暴露在衆人眼前,厨师剐鱼鳞时觉得它碍事,就顺手一刀把她的两块肥
    厚阴唇,连带着高高勃起的阴蒂都顺手割了。

      一块白嫩的骚穴被他随手扔到满是乳汁淫水精液还有血水的地上,」啪「的
    一声,然后就在上面漂浮着。

      」嘿……这骚逼。「有人拿着一根木棍捅了捅漂浮着的如大红花一般绽放的
    骚逼,上面还带着一些被男人插出来的淫水白沫。

      」不……求求你……不要……「美人鱼身后的头发都彻底被流出的汗水打湿
    ,她无助的哭泣着,眼睛开始随着鱼鳞的减少而无助的看着天空。

      」大人……「白芷在衆人看不到的地方,眼神偷偷露出一抹挣扎。

      」怎麽?想救她?「大当家无喜无忧的看着白芷。

      」没有……操我……「白芷把被他握住的尾尖从他手裏抽出,然后缠住他的
    腰,把自己的骚穴往肉棒上靠。

      」你自己动会。「大当家任由自己的肉棒被她骚逼夹着快速挺动,一边嚼着
    手裏被烤的喷香的嫩肉,一边看着厨师从美人鱼尾部开始切起,把她尾部的肉慢
    慢切成几毫米厚的薄片。

      美人鱼的尾巴就一根骨头撑着,其它几乎全是嫩肉,厨师只要把中央的骨头
    砍断,把肉弄成薄片不满。

      他把美人鱼最末端的尾巴扔了,留下一块有巴掌大小的嫩肉在火上稍微烤了
    烤,就恭敬的把已经有些干燥的肉片递给了三当家。

      」不放调教?「三当家问道。

      」不用放,就这样生吃。「厨师恭敬回答。

      三当家将信将疑把薄薄的肉片一口吞下,马上就眼睛瞪圆:」好吃!你给我
    多弄点过来!「

      」好嘞!「喜出望外的厨师一听,几乎是小跑来到依旧有一口气的美人鱼旁
    边,继续用刀剁了起来。

      一旁的悍匪看着这条美人鱼快不行了,纷纷拿起刀子在她身上如厨师一般割
    着肉,放在火上稍微烤了会就吃掉。

      尾巴他们不敢动,所以大多割的是她上半身的肉,几十个人同时下刀,仅仅
    一轮就把她浑身上下光滑细腻的皮肉割了大半。

      她的身体看上去立马就和乳房一般坑洼起来。

      有个割了她巴掌大小的一块乳肉,烤了烤后发现味道确实如厨师一般所说,
    不好吃,所以没吃两口就一口吐掉了,把这块烤的半生不熟的乳肉和她被割下来
    的骚逼一起,扔在满是白沫的淫水堆裏沈浮着。

      不过她身上其它部位的肉还真如厨师所说,味道极好,让人吃了一片后,马
    上就提刀去割第二片。

      厨师把她的整条尾巴都切成薄片,然后烤了一大盆给三当家送去。

      他刚想离开,就被三当家叫住,只见三当家扔了一大把肉给他:」大哥说了
    ,赏些给你吃,对了,你做的这个叫什麽名字?「

      厨师抹了抹自己眼角留下的泪水:」我记得那个岛上,把它们叫做寿司还是
    生鱼片来着?「

      」管它劳什子名字,好吃就行。「三当家拿起肉片大口嚼着,然后就不管厨
    师了,继续操着身下的蛇女。

      在厨师吃完手裏的肉片时,猛然回头就发现那条美人鱼已经死了,那唯一没
    被匪徒破坏的美丽头颅被人割下,然后套在肉棒上操着喉咙。

      她的躯体已经没有一块好肉,乳房早就被人分成了好几十块,被不同的人握
    在手裏玩着,玩腻了就扔。

      而她身子其他部位的肉,早就被割的差不多了,髒器都被人几乎吃光了,就
    剩一些没人吃的尿泡之类的东西还残余在她的腹腔。

      这条美人鱼悲惨的命运让场上其他美人鱼都吓得不轻,只能努力的服侍着自
    己身上的男人,希望自己死的时候不要这麽凄凉。

      」要不要尝点?「大当家把手裏的那条被烤的金黄喷香的手臂,递到白芷前
    面问道。

      白芷一边扭动自己身下的尾巴,让大当家的肉棒被自己的旋转的骚穴刺激着
    ,一边张嘴咬了一大口。

      她大口吃着,果然有股淡淡的乳香味。

      」好吃吗?「大当家问道。

      」好吃。「

      」那你觉得和自己的手臂比起来,谁的更好吃?「

      白芷突然捂嘴娇笑一下,然后将自己洁白如藕的手臂递到大当家的面前:」
    你要不尝尝?和之前他们生吃美人鱼的肉一样。「

      大当家把她的手一把拍下:」先留着吧,等哪天我想吃了,就把它们也砍下
    来尝尝蛇女的味道。「

      白芷慢慢捏着自己被钻了一个血洞的乳房,歎了口气:」可惜我的乳房不像
    她那麽大,可以熬出那麽多油。「

      大当家把两根手指伸进她依旧在淌血的乳洞:」能有半碗也行,你们蛇女的
    乳房虽然也有男人头颅大小,可和那几天人鱼比起来,就是小巫见大巫了。「

      白芷笑了笑:」胸小也是好事,否则今晚被那样虐杀的,就不是美人鱼,而
    是蛇女了。「

      大当家两根手指扯住白芷乳房裏断掉的一条乳腺,用力的把它拔了出来。

      」啊……乳房……已经烂了……你还这样玩……「白芷只感觉自己的心都要
    被扯出来一般,心裏暗暗想到这裏被这样扯,果然如那只兔女所说一般,难受的
    要紧。

      所以她不由想着,之前被虐待更惨数十倍的美人鱼,身体到底是一种怎样的
    滋味。

      大当家突然感觉白芷的骚穴湿的不行,淫水一下就从逼眼裏溢出,多的都顺
    着他腿根往下流了。

      大当家还以爲是自己扯她乳房裏腺体的缘故让她这麽快就达到了高潮,不由
    嘿嘿笑着继续把手指伸进她乳头上的血洞,然后一根根的扯着。

      白芷只感觉心裏难受到发慌,却没有丝毫阻止他的意思,只是骚穴套弄肉棒
    的速度更加快了起来。

      吃完那条美人鱼后,衆匪也在衆多魔界美女的身上发洩的差不多累了,就纷
    纷扔下已经被轮奸的虚脱的蛇女和美人鱼们回房睡觉。

      她们自然有人守着,分别关在不同的屋子裏,除了个别几条外,其余都被带
    上了锁链。

      白芷自然就是那个别几条中的一条,她被大当家抱回了屋子,扔到床上被操
    到半夜,然后两人才抱在一起沈沈睡去。

      接下来的几天,白芷就一直按照大当家的要求,一天二十四小时都缠在他的
    身上,只要大当家想操她了,就摇摇白芷垂在他脖子上的细小尾尖,白芷的蛇躯
    便会慢慢滑落下来,将各种不同的肉穴对準大当家勃起的肉棒套弄着。

      有时候是肛门,有时候是骚穴,但更多的时候还是她的嘴巴或者乳洞。

      大当家对这几个地方情有独锺,这几天来,白芷另一个乳房也被大当家亲手
    削的一根尖锐木棒钻出了一个洞,不是从乳头开始钻的,而是从乳房的侧部,直
    接将她的整个巨乳横着穿透了。

      这种风气早就开始蔓延,自从看到那天晚上大当家用石头在白芷乳头上开了
    个孔,然后将肉棒塞进去操后,这种做法就啓发了衆匪,却苦了被抓的女子。

      其它美人鱼和蛇女的身体各处都被人钻了眼,硬生生的形成了性器,毕竟匪
    徒太多,而她们太少,所以这种亲自开凿性器的做法,马上就被衆匪徒运用在了
    她们身上。

      每条美人鱼的巨乳上,都被人硬生生钻了几十个或大或小的孔洞,弥漫满了
    她们的整个硕大乳房,每天都有几十个男人围在她那如水缸大小的巨乳前面,抓
    着乳肉疯狂插着。

      这次白芷用来服侍大当家的部位,依旧是她那诱人的嘴巴。

      她已经把大当家的整根肉棒都含进喉咙裏了,她那条细长的分叉蛇,也完全
    缠住了他的整个硕大龟头在用力旋转摩擦着,那两个细长舌尖也深入了肉棒的马
    眼,舔着裏面的前列腺清液,同时飞速拍打着马眼两侧。

      她的喉咙嫩肉则带着密密麻麻的肉芽,死死贴着肉棒的棒身摩擦着,那股紧
    凑感和吸力,哪怕大当家已经适应了好几天,依旧觉得自己有些吃不消。

      白芷尖细的尾尖垂在大当家胸口摩擦着他的乳头,蛇尾大部分位置则缠着他
    的腰间作爲固定,然后把她倒挂在大当家的胯下,一边帮他口交,一边双手温柔
    抚摸着他的两个睾丸。

      大当家爽的直吸凉气,他的两手都插在了白芷的乳房裏,不过一个是从乳头
    插入,另一个则是从乳房侧边插入,唯一的共同点就是他的指尖都在玩弄着那好
    不容易才刚刚恢複的伤口。

      乳房裏的伤口刚长好,肉还嫩的很,被他这麽一玩又破了,让他偶尔拔出的
    指尖都沾满了血丝。

      大当家看着白芷努力的给他口交着

      ,不由问道:」这几天我们也杀了两条蛇女了,你不恨我们?「

      白芷吐出肉棒,腰部一用力,她的头颅便直接高高擡起,双手环抱住他的脖
    子。

      」第一天我就说了,我们魔界的人自私的很,她们的死活和我没多大关系。


      大当家摇了摇头:」我觉得你不是这种人。「

      」我不是人。「白芷幽幽道。

      」这不重要,我们这说得顺口。「

      」那大当家觉得我是什麽样的人呢?「

      」不知道。「大当家摸着她光滑的背部,用力把她脑袋摁下去继续给自己口
    交着。

      通过给他的口交,白芷的余光发现三当家正提着一条已经昏迷过去的蛇女走
    了进来。

      这条蛇女当时和她共处一车,名叫紫云,两人从被抓起就关在同一辆车裏,
    聊天倒也聊了一路。

      只是此刻紫云的身上已经布满了可怕的伤口,有些是新增的,看来刚被三当
    家虐的不轻。

      三当家呆呆傻傻,下手也没个轻重,这几天死去的那些,过半都是他下手太
    重导緻。

      紫云被他捏着脖子往裏走来,长长的尾巴就这样被拖着,从满是石子的路上
    拖了一路。

      她的尾巴倒没事,只是同样接触地面的腰部一些嫩肉被磨烂了,全是血。

      紫云的左乳根怪异,形成了一条几乎有半年长的长条垂在她的肚子上,血液
    不断从这根乳条上流着,流的紫云那白皙的肚子上全是通红的血迹。

      原来她的乳房已经被老三从乳头割起,呈螺旋形慢慢的往下割着,也不割断
    ,就是不断用刀子在裏面旋啊旋的,最后割完后从乳头一拉,整个乳房就形成了
    螺旋形状的长长一条肉棍,也不断也不烂,就是疼。

      紫云就是这样硬生生疼晕的,尤其是白芷看到这条乳房上的盐巴的时候。

      」大哥!你说这蛇女怎麽这麽不经玩,不就乳房割着这样然后撒了点盐麽?
    「三当家瓮声瓮气的说道,他捏着紫云几乎有草莓大小的通红乳头一提,那个被
    他活活刮成如弹簧一般的左乳,就直接呈螺旋形被提起了半米。

      一些还没融化的盐巴淅沥沥的落着,如下雪籽一般落在紫云那鲜嫩的伤口上
    ,让在昏迷的她蛇身开始抽搐起来。

      大当家的嘴唇也微不可察的抽动了几下,无奈道:」不是说要你下手稍微轻
    点麽,怎麽还是这般没轻没重,再这样下去,我们冬天就没新鲜的肉吃了。「

      三当家摸了摸自己脑袋:」这话平时还记得,可一操起女人来,就怎麽也记
    不住。「

      他把手指中如弹簧般的乳房放下,这些乳肉就开始快速收缩起来,老三稍微
    整理下伤口,把断面对齐,在他最后把乳头整个盖住上面的伤口时,紫云的左乳
    居然又形成了一个几乎堪称完美的形状。

      如果不是洁白乳房边缘还有些骇人的刀口和丝丝暗红的血迹外。

      」嘿嘿,大哥,我这创意好吧,看到弹簧后想到的,把她的乳房裏面割的和
    弹簧一样,一拉就能拉成半米多长,一放又能形成乳房的形状,可好玩了。「

      紫云的乳房有西瓜大小,白芷觉得三当家下手还是过于粗糙,如果割的好的
    话,起码能拉个一米。

      他手这样一放,之前被他洒在乳肉裏面的盐巴就只能闷在裏面烧着伤口,让
    昏迷的紫云嘴巴开始无力的张开,急促的喘着气

      一些白沫开始从她红润的嘴唇边上流出。

      」你觉得呢?好不好玩……「大当家把摸了摸白芷身上的秀发问道。

      白芷吐出肉棒,有些慵懒的回答道:」下手太糙了。「

      三当家一听这话立马怒不可遏:」别以爲你被大哥操了几天,就能指点起老
    子来!「

      白芷漫不经心的擡起头看着三当家:」紫云的乳房那麽大,你割的却只能拉
    半米,不是糙是什麽?「

      三当家受不得激,眼睛通红的看着白芷:」你以爲老子不敢对你出手?「

      白芷无所谓的捋了捋自己的头发:」随便,反正我早就和大当家说了,如果
    他把我玩腻了,就把我扔给你玩,我迟早都要被你虐死,早一点晚一点都一样。


      三当家一听这话,如看个疯子一般看着白芷。

      其她女人避自己如蛇蝎,而这个女人居然主动提出让自己虐?

      大当家眼裏带着深意看着白芷:」你刚说她叫紫云,你俩认识?「

      」当时是大当家亲自打开的车帘,我俩是一车的,一路上陪着说了些话,大
    当家莫非把这事忘了?「

      大当家表情不变:」你想救她?所以用自己替她被三当家玩?「

      」有这个想法,大当家对我倒是挺温柔的,虽然在我乳房上开了几个眼,却
    也没做其他的事情,希望接下来的日子对紫云也是这样。「

      」如果我不呢?「

      」随便,我反正已经开口帮了,其它的我管不着,哪怕你们今天把她虐杀了
    也无所谓了,反正乳房烂成这样,活下去也只是一个笑话。「

      大当家突然有些捏不住白芷到底是想要救紫云还是害紫云了,干脆让老三留
    下昏迷的紫云在这裏,然后让他带着白芷出去。

      三当家狞笑的看了一眼白芷,白芷则是还给他一个温柔的笑脸。

      在离开时,白芷又缠上了三当家的身子,把脑袋凑在他耳边问道:」要口交
    吗?我的技术是所有被抓的蛇女中最好的。「

      」你别以爲现在讨好我,我就会放过你。「三当家嗤笑道。

      」别放过我,我就希望我哪怕能服侍的你舒舒服服的,你也千万别手软。「

      三当家冷笑一下,直接抱住他脖子上白芷的脑袋,用力一扯。

      」啊……这麽突然……「白芷整条身躯瞬间被快速扯下,如果不是她腰足够
    软,蛇尾足够滑,老三这一下就能直接把她头给扯下来。

      他抱着白芷的头,根本不让她自己动,而是纯粹把她当个飞机杯般快速在自
    己足足二十多厘米长的肉棒上快速套弄着,每次抽出龟头都直接抽离了她的嘴唇
    ,而每次插入时,又抱着她的脑袋直接撞到自己的阴毛。

      白芷只感觉自己的头被这样晃的有些晕乎,却依旧努力的用自己的分叉舌包
    住他的龟头温柔摩擦着,哪怕有几次自己的舌头都快被这种粗暴的方式扯断。

      老三坚持的很久,精液又多又浓,他看着嘴裏已经开始溢出精液的白芷冷笑
    道:」果然很舒服,难怪大哥这些天都舍不得把她扔给其他男的。「

      白芷摸了摸精液,就看到老三已经握住一把锋利的带血小刀走了过来。

      」这刀刚割过之前那个骚货的乳房,现在轮到你了。「

      」就是它把紫云的乳房割的和弹簧一样?「白芷捏起刀子上沾着的一块黄色
    脂肪颗粒闻了闻,」是紫云的味道,那没错了。「

      她在老三不可置信的目光中,双手捧起了自己的左乳放在刀口下面:」这个
    乳房的伤口是从乳头开始钻的,应该不会影响最后形成的螺旋形状。「

      老三咽了咽口水,他还真没见过主动把自己的乳房往刀子底下送的女儿,突
    然就有些不知所错起来。

      但马上他的兇性就占据了上风,锋利的刀子一捅,就顺着乳晕处刺入了白芷
    的左乳。

      透过乳头血洞处的肉缝,可以看到一把已经带红的刀子开始在乳肉裏慢慢的
    割着。

      白芷叫了一句,双手死死捏成了拳头。

      」我还以爲你这个骚货不会觉得疼。「三当家嗤笑一声,」原来还是会疼的
    。「

      」怎……怎麽可能不疼……「白芷捏着的拳头随着三当家慢慢割着的刀子而
    有些轻微的颤抖,」只要是个生命,被人这样用刀子割,都会疼……「

      」那你爲什麽还主动凑上来?「三当家疑惑的问道。

      」救……救紫云啊……「白芷喘着粗气说道。

      」用自己的命换她的命?「三当家突然觉得自己面前的女人是个白癡。

      她的乳晕带着如草莓般大小的乳头已经被割离了乳肉,三当家手中不停,没
    有割断依旧连着它们边缘处的乳肉,然后顺着它开始往下割着。

      这中间有血水流出,老三都是直接用嘴把它们喝掉。

      」难道……不行麽……「白芷看着低头吸着自己伤口处血液的三当家,指尖
    已经捏的有些发白了,」其实我的乳房比紫云小上一号,她的有西瓜大,我的只
    有常人的脑袋大小,但如果你割细点的话,我的最后起码能拉一米。「

      一边说着,她开始慢慢用手校準三当家刀子的走向,让他割的更细。

      」你是傻逼不成?这样你受得苦可是她的两倍。「三当家顺着她说的刀口继
    续割,割痕与割痕之间的距离,比之前短了一倍有余。

      」不止呢……你忘了我乳房比她小……「白芷嘴唇发白的说道,」其实我觉
    得你很会虐女人……不管是今天把紫云虐成那样……还是前几天把红霞的双手砍
    了,让她只能用蛇躯缠人……「

      」红霞?原来这裏的蛇女你都认识。「

      」嗯。「

      」那你爲何只对我说这些?「

      」你脑子笨啊…「

      三当家用满是血迹的右手摸了摸自己的脑袋,这句话大哥二哥常对他说,所
    以他也不认爲这是在侮辱他。

      」哦哦。「三当家应了两句,就继续下刀。

      」你也想和那个谁谁一样,把手都给砍了?「老三割到一半时突然想起什麽
    ,擡头问着额头满是汗水的白芷。

      」对……如果你觉得蛇女味道不错的话,可以把我的双手拿去煲蛇羹。「

      」嗯,等我什麽时候觉得饿了,就把你手砍了。「

      白芷用手摸了摸他专心緻志割着自己乳房的脑袋:」那样我的身体就只能一
    直缠在你身上了。「

      」别,烦,前两天我就是这样被一条蛇女弄烦了,所以把她的子宫都掏了出
    来,用刀片如前几天晚上做生鱼片那样的切着……生鱼片你知道吧。「

      」知道,和指甲差不多厚的薄片。「

      」嗯,就是那个,我把她子宫掏出来,用刀片就这样割着,割了起码上百片
    把,反正最后她的子宫全是一些中心带着个孔洞,旁边红红的,嫩嫩的那种薄片
    。「

      白芷歎了口气,看着已经把自己的乳房彻底割烂,已经放下刀子的三当家:
    」原来黑兰的子宫,是这样烂掉的。